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溪园

又一年风光里,看到渐老的自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湾子的酒翁  

2011-07-11 10:55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夏天的湾子,一般太阳未落山前,一家家地开始打扫门前,先扫一遍,然后浇水,尤其朝西的人家,如果傍晚来点风,感觉凉爽多了,

    从北到南一字排开,各家的小桌,小床,腾椅,这是湾子最热闹的时候。湾子的晚餐好象是宴席,香喷喷,虽穷,穷有穷的过法,从北到南酒香一路,我对门的啊帮,大慨从五点就开始摆上了小菜,自斟自饮的小咪起来,不时地与过往人调侃。

    最摆谱的是老朱,一张方桌,总要拐出点,本已很小的路,路人走到这里,都要侧点才能过去,常常与女婿对扳,老朱的顺口溜,一个小菜,二两土烧,快活神仙。他那个喝酒,吆喝的声音又大,要是配上关公舞大刀更加的够劲,从开始到结束,最少要邀请10人喝酒,只要是认识的路过,全湾子听到老朱的吆喝“二两五如何?”这一晚酒,基本是二三小时,女婿只敢侍奉不敢言多,老朱在家相当的霸道,连麻姑都让他三分。

    这是我家对面的两家风景,再说我家南面的小江,喝酒比较晚,一般从晚7点开始,夫妻双双喝酒,双双抽烟,从不与过路人搭腔,没有老朱那样好客,他们做生意的钱估计吃光的多,小江的老婆,人高马大,比小江高半头,一般情况下喝酒不吵,但一星期总有小吵,喝得好好的能桌子翻地,咣的一声粉碎,开始还有人来拉架,越有人越吵得厉害,之后再吵习以为常,由着去了。

    小江家喝酒吵架打得再厉害,一小时之后基本平息,和好如初,如果发展升级,那就是夜里都能听到打架的声音,一定两人酒喝多了,最厉害的几次,半夜连床都拆了,床板扔向门外,谁家也不来劝架,要是别人家,早就围了不少人,拉架了。因为小江老婆太凶,谁都怕惹她,没人拉,她们自己也会平息,是我家近邻,隔壁的动静清清楚楚,只要女的息火,男的就开始搭床,这时湾子又归于了平静,第二天,小江夫妻笑嘻嘻地又开始了对扳。这对怨家几乎同时离世。也许下一辈子还是怨家。

    北面的老杰,有点文人味,从不大声言语,下班就关门,不与湾子任何人多言,有点避世情节,他家有园子,无需到大门外摆饭桌,所以一般人看不到他喝酒。我可以从窗子看到他家的园子。一般老杰下班带回一瓶白酒,什么事也不做,放一张藤椅在芘葩树下,一方小桌,手中一本书,桌上看不到什么菜,书能下酒是老杰的专好,老杰从六月开始就有菜了,从树上摘点芘葩,一边就着芘葩喝酒一边看书,有时是黄瓜,有时也有萝卜,真有几株菩提下酒的境内外界。

    老杰算是酒鬼,听周姨娘说,起床就喝酒,原先还说说呢,就是不听,现在根本就不说了,凡正也不准备菜,让他喝,老杰一辈子就是书和酒,很淡然,喝酒也从没发过火,感觉象木偶一般,就是我们常去他家,很难得跟我们说话,偶尔问问我们的作业,感觉老杰叔不反感我们,才敢第二次再去他们家,如果说,要是不理我们,我们也好一阵不去,周姨对我比较好,我才得以常去他家窜门,吃到那酸溜溜的芘葩。

   渐渐天黑了,湾子的酒香也跑光了,再往前走两家,任小叔喝完酒,开始悠者悠者地拉起了二胡,有点凄婉的二泉映月响了起来,接下来湾子多数人,躺在凉床上或坐于藤椅,静静地听着二胡曲,我最早听的乐器并是任小叔的二胡,和着河边柳树上的蝉鸣蛙叫,形成了湾子的独特风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